2017年3月8日水曜日

[中国語記事] (分析) COSCO SHIPPING Port (HK:01199) 海运世界第4位 COSCO 集团麾下的 Global Terminal Operators (GTO)

COSCO SHIPPING Port (HK:01199)
海运世界第4位 COSCO 集团麾下的 Global Terminal Operators(GTO)
f:id:coo-came-from-faraway-the-sea:20170226145557p:plain
中国远洋运输集团公司 (COSCO group) 是中国第一家海运公司,创立于 1961 年,历史尚短。该公司在 2016 年与中国国内排名第2的中国海运总公司 (CSCL) 合并,成为世界第 4 大海运公司。




回首 2001 年, COSCO 的公司规模还仍是世界第 7, CSCL 是世界第19 。从这一点来看,这个公司的发展速度不可小觑。另外,全世界的集装箱运输量从 2001 年的 4,788,319 TEU 到 2016 年的 19,879,669 TEU,业界整体规模增长至约 4.15 倍。同时我们可以看到,世界排名前十的海运公司的市场总占有率是 55.5% (2001年)→ 64.1% (2016 年),排名靠前的几家公司的寡头垄断状况日益明晰。咱还继续说 COSCO 。以公司合并为契机, COSCO 对麾下组织进行再编优化,最后分编为四家子公司:COSCO (HK: 01919, 主管海运业务)、COSCO SHIPPING Port (HK:01199, 主管港口业务)、 中远海运能源运输 (HK:01138, 主管石油、煤炭等的运输业务)、中远海运发展 (HK 02866, 主管包括集装箱租赁业务在内的金融服务业务) 。我本次要介绍的 COSCO SHIPPING Port 是 COSCO 的全球港口运营部门,也充当着 COSCO 海运业务的后援中心的角色。纵观业界可以知道,海运业务十分容易受当时世界经济发展状况的影响,不过港口运营业务相对来说会有比较稳定的发展和收益。所以海运的港口运营业务可以说是 COSCO 集团稳定的利润命脉。作为海运业界的大公司之一,它凭借着较高的货运能力,正在高速扩展它的市场占有率。
下图是近年 GTO 的 TUE 量变迁图(数据抽取自各个公司的年报,由本人总结制表)
f:id:coo-came-from-faraway-the-sea:20170226112918p:plain

图中所示各个公司的业务量均在雷曼兄弟迷你债券事件(雷曼兄弟破产事件)前后有所减少。但是近几年它们的业务量又均恢复并超过了雷曼兄弟事件之前的水准。其中以中国为大本营的 Hutchson、COSCO 两家的成长尤其显著。 APMT 的货运集装箱的数据摘自该公司的年报。日本邮船编写的业界分析报告里对 APMT 的集装箱数有所提及,但是所示数字却是 APMT 公司年报中所示数字的 2 倍,并由此称该公司规模是世界第 2 。这里孰对孰错作为读者我也无法判断,所以就以 APMT 公司的一手报告数据为准了。如果您知道什么确切的相关信息的话,请不吝赐教。

以下为相关参考内容。

业界领头羊 Hutchison Port Holdings (HPH)
HPH 的前身是香港的第一家公司法人 Hongkong Whanpoa Dock Company (HWDC) 。现在是港资长江和记实业 (00001) 100%股权的子公司。现在该公司的集装箱码头的一部分资产以 Hutchison Port Holdings Trust (HPHT-D) 的名义在新加坡上市交易。(这个股票并不能通过SBI证券公司购买,不知为嘛。)

新加坡国际港务集团有限公司 (PSA)
PSA 是新加坡政府全资的淡马锡控股私人有限公司(淡马锡控股)的100%股权子公司,是以新加坡港为大本营的集装箱码头营运商。它的前身是新加坡港务局,在组织变革过程中改编制为政府出资拥有100%股权的股份公司。该公司现在一手承担着新加坡港所有的运营、维护管理、货物处理服务。

上记两家公司虽然分别以香港和新加坡为基础运营港口业务,但是随着港口集装箱容量的扩大和供大型船舶停靠设备的完备,它们已顺利发展成为大型枢纽港口,并常年保持着业界集装箱吞吐量世界第1和第2的地位。不过,中国本土港口随着设备的现代化,具备了容纳大型船舶停靠的能力,已经成为上记两家公司保持业界地位的最大威胁。在近年,香港公司的地位下滑严重,因此上记两家公司也积极加强与业界其他公司的合作。

Sponsored link


迪拜环球港务 (DPW)
DPW 是以阿联酋 (UAE) 为大本营的集装箱码头营运商,是阿联酋的国有投资企业迪拜世界集团 (Dubai World) 的政府出资子公司,是迪拜港的管理部门。 DPW 在 2005 年收购了香港的码头运营商 CSX,2006 年又收购了英国的 P&O Ports,成为 GTO 不可忽视的竞争对手企业。

A.P.穆勒-马士基集团 (APMT)
APMT 是丹麦马士基集团麾下海运港口运营商,在2001年被分拆后,将总部设在了荷兰海牙。该公司原本只是作为自公司集装箱业务的运营中心而成立的,不过如今它已正式参入港口运营事业。该公司的强项北美和俄罗斯业务,尤其在俄罗斯,它包揽了该国 40% 的集装箱吞吐。

COSCO SHIPPING Ports
http://www.coscopac.com.hk/cn/
f:id:coo-came-from-faraway-the-sea:20170226114606p:plain
業績 (morningstar)
 COSCO SHIPPING Ports
code 01199 
Terminal Operators

employee 3255
PER 12
PBR 0.7
ROA 5%
ROE 7.90%
自己資本比率 64.27% 
予想分红率
 4.85%
morningstar rating ★★★★ 

f:id:coo-came-from-faraway-the-sea:20170226115344p:plain
COSCO 由于有从海港的股权中获得的分红,所以与营业利润相比,该公司的纯利润更高。虽然每年销售净利润会有增减,但是基本上会保持在 30% 以上的水平。该公司虽然在 2007 年雷曼兄弟迷你债券事件后利润率大幅下滑,但是在那之后中国政府推出了经济回升政策后又恢复到了以前的水平。
f:id:coo-came-from-faraway-the-sea:20170226115409p:plain
COSCO 股票的股本回报率 (ROE) 在 2014 年以前一直是下滑趋势,最低时约为 6% 。近年回升至 8% 左右。
f:id:coo-came-from-faraway-the-sea:20170226115432p:plain
被称为股东的财富之源的自由现金流 (FCF) 在2012年之前一直处于负数状态。该公司对设备的投资应是该现象的主要原因。近几年现金流已经恢复到盈余状态。我期待该公司今后通过收购海港等事业扩大市场份额,增加自由现金流,得以让我们这些股东可以从中获得更多的利益。
f:id:coo-came-from-faraway-the-sea:20170226115439p:plain
近几年 COSCO 的分红比率在 40% 左右。中国的上市企业的分红会和企业业绩挂钩,所以若以分红为主要目的对中国企业进行投资的话,需要所选企业的业绩走上升趋势。中国上市企业和美国上市企业在这一点上大有不同。

COSCO 小结
海港业是会追随世界经济一起发展的行业,而且集装箱吞吐量的成长率会比世界 GDP 增长率先一步显示出世界经济增长趋势。今后随着亚洲各国的经济增长,海港事业的规模也应会随之愈加扩大。

COSCO 的分红率应该算比较高的。只是,结合中国的 4.35% 利率政策的话,又该如何看待这个分红率还是因人而异。 COSCO 是香港交易所上市公司,但因不是 H 股所以不会被征收 10% 的本地预提税,只会在日本被征收 20% 的个人所得税(这里的前提是在日本进行交易。中国国内交易的课税情况不明。

一带一路概念和海运、海港事业
中国的“现代丝绸之路”,是指通过起于中国终于欧洲的陆路海路经济带的建设和随之而来增大的贸易量,来建设一个极广泛的经济共荣圈的经济手段。为实现这个经济共荣圈,畅通的物流网是不可或缺的。还有,拥有单次大量运输能力的船舶海运更可以说是这个物流网的重要角色。所以说,为了实现一带一路经济目标,整备海港和提高吞吐能力是必经之路。因此作为唯一一家中国全资的海港经营的先锋力量, COSCO 的地位或不会动摇。实际上,从希腊的比雷埃夫斯港的收购一案中我们也可以看到, COSCO 也致力于将外国的要塞港口收于自己麾下(图中以 1、2、3、4 表示各个港口),为实现一带一路打下基础。近几年由收购所带来的利益也是明显可见的。
今后我会继续关注中国的一带一路经济和 COSCO 今后的动向。
Sponsored link

0 件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